还要由于其独创的营丘山水画法成为接班人山水画家的样子。表现山石的各种质感与线条变化。

图片 1

文 / 崇艺君

李成(公元 919年
-967年),字咸熙,北宋新年营丘(今山东淄博临淄)人,世称李营丘。擅画山水,师承荆浩、关仝,后师造化,自成一家。多画郊野平远旷阔之景。平远寒林,画法简练,气象萧疏,好用淡墨,有“惜墨如金”之如;画山石如卷动的讲话,后人称为“卷云皴”;画寒林创“蟹爪”法。为山水画大家,被号称中华山水画的大。他非但开创了齐鲁画派,在宋初画坛独树一帜;而且由于其独创的营丘山水画法成为后人山水画家的范。《圣朝名画评》把李成的作画列为“神品”,并遂其“思清格老,古无夫人”。《宣和画谱》谓“凡称山水者,必为成为古今先是。”

图片 2

李成有最为高之知素养,琴棋书画无不洞晓,博涉经史,胸怀大志,会作诗,善饮酒,性情孤高。他热爱青州的景物,经常独自在山野徜徉,并为之也写创作素材。李成是败落家族中之晚辈,人世炎凉在他的心灵上投下了丰厚阴影。不平、愤懑、无奈而他发老若梦,命运渺不可测。这种扭曲了底心态必然会反映至外的打创作中。所以,他之所以极淡的墨痕,轻飘的笔触来描写山水,给人同种植如梦似雾的感觉。

宋 米芾 春山瑞松轴

李成 -艺术特色

神州风俗山水画多立轴形式,构图多因大山大水、小桥人物最为广泛。在承先启后底中转中亦发青出于蓝的更新。

李成作画多为此淡墨,故在画坛上预留了“惜墨如金”的典故。这种迥异于当下画风的著述引起了失去意士大夫的明显共鸣,震惊了画坛。中国的山水画当时刚由人物画中独立出来,不可能突然内转移得成熟。所以李成的作品仍然为写实为主,以齐鲁大地的真山实水为写依据。青州前后无高山大川,故他的著述也以“烟林平远”见长。而和时期的山水画家荆浩以打太行山知名,关仝因绘画秦岭华山知名。他们之构图峰峦突兀、奇绝险怪,是独立的正北画派的创作。宋·郭若虚《论三小景点》中说:“烟林平远之精良,始自营邱。画松叶谓之攒针,笔不染淡,自发生荣茂之色”“夫气象萧疏,烟林清旷,毫锋颖脱,墨法精微者,营邱之制呢“由此可知,在山水画肇始之际,由于画家写的自物象不同而留存巨大差别。

五代、北宋的山水画大师,由于他们的文人、道思想背景,他们笔下要展现的,并非一时一样地的场面,而是大自然之雄伟气魄。因此,这个时的景观构图,大都是顶天立地式的布局,把整治栋雄伟的山、远望无际的山山水水,展现在观者眼前。这时代的景色画家还会因此不同之笔墨技法,表现山石的各种质感和线变化,这些笔法,我们誉为“皴法”。

李成特具笔墨功夫,用画瘦硬清淡,墨色特别珍惜,又创造寒树“蟹爪”画法及山石“卷云皴”,画作简笔淡墨,气象萧疏。米芾《画史》说:“李成淡墨如梦雾中,石如云动”邓椿《画继》说:“尝见营邱所作雪图,峰峦林屋,皆因淡墨为主,而天水空处,全无粉填,亦同样奇怪也”宋·董廻以《广川画跋论山水画》中说,李成“画妙人三味,至于无蹊辙可求,亦不知下笔处……山水木石,烟霞岚雾间,其命运之动,阳开阴阖,迅发警绝,也不得而知。”由的可见,李成山水画技法的都行。

图片 3

李成 -艺术成就

董源  洞天山堂  绢本设色  183.2×121.2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一些图案评论家认为李成初师荆诰、关仝,后师造化,自成一家。为李郭(熙)画派的始祖。但元明之际的书画名家几乎都觉着李成师从王维。自从董其昌提出山水画南北宗的说下,王维即推为南宗之首。他们的出发点是画家之风骨,而休居住之处。此说亦不无道理。

五代、北宋的山水画大师,各发谈得来特有之“皴法”。例如董源喜欢用同长一长长线条,来表现江南山丘的质感,他这种状似麻丝的线条,后人誉为“披麻皴”。巨然早年已师承董源,他于董源的“披麻皴”之上,再创“矾头皴”,那是画画于群山之至,状似馒头的笔墨造型,用来见山峰之峰、树丛中露出出来的岩石。另外,董源同巨然又喜好当山石之间,利用墨点来点起远处的丛林和大树,这些点墨的一手,我们称为“点苔”。“点苔”往往使画家笔下之山峦,看上去有郁郁葱葱的感觉。后来宋代之米芾、米友仁两父子,尝作江南潮湿迷蒙的景物景致,他俩承继董、巨的用点,以横向的“点苔”加以变化,后人遂她们的“点苔”为“大米点”和“小米点”。

祝允明《跋王维万峰积雪图》写道:“古的高人逸士,往往喜欢作笔墨,作山水以自娱。然多写雪景者,盖欲借者为寄托其孤高绝俗之意耳。若李成之《万山竟雪》,李唐的《雪山楼阁》……予皆及表现之,但恨不睹王维雪景如何耳。弘治已卯春,偶于都下钱太常处阅此……真摩诘平生得意之画也,始知李成辈都宗摩诘也。”

图片 4

李成在世时早就声誉非常高。北宋之山水画几乎都宗李成,可见他影响之死。入元,黄公望说:“近作画多批董源,李成二家”。明清关,声名依然,但作风随时代而易。李成画风的影响已臻尾声。其一个关键原因是由战乱李成的著述流传下来的好少。北宋经常既所遗留无几,难怪米芾在《画史》中说,他看出的李成真迹只有零星轴,膺作竞有三百幅。流传到今天之尚有《读碑窠石图》、《晴峦萧寺图》、《乔松平远图》、《茂林远岫图》,多被国外的博物馆馆藏。其真伪争议也特别十分。

巨然  万壑松风图轴  上海博物馆馆藏

因今藏日本底《读碑窠石图》为条例,有的学者觉得是画是李成真迹,有的专家认为是宋代副本,但一致意见是就摹本也与李成的画风相去不远。这幅名画是李成同王晓合作之,李画树石,王画人物。画着的冈之上枯树蟠虬,占据了镜头的一半,树枝掩映着凡同样所巨碑,一老翁头戴竹笠骑在骡上观碑,一侍者持杖立于老人之接近。整幅画墨色清淡,冷旷萧疏,气韵雅致,充分体现了李成画作的笔墨功夫与作风特色。

除开董源及巨然,五代、北宋之山水画大师,还有李成、郭熙以及范宽。这三各项画师属于北方之画家,他们笔下的景色,多是礼仪之邦北边之小山,尤其强调山的质感,石多被培养,且大多怪石嶙峋,至于树之样子,往往也枝多为叶,寒冬时令的花木尤深。

李成 -代表作品

图片 5

《读碑窠石图》、《寒林平野图》、《晴峦萧寺图》、《茂林远岫图》、《乔松平远图》、《小寒林图》、《群峰雪霁图》、《寒林骑驴图》

李成读碑窠石图,画中人为王晓所画

著欣赏:

李成便是坐打寒林景致著名,他笔下的色,多是萎缩的大树、孤寂的怪石。他善于尖削而尖利、状似蟹爪的思绪来写树木枯秃的状,表现那份寒冬萧索的发,这种笔法,后人称为“蟹爪皴”。另一样位与李成齐名的是郭熙,他的大树,秉承了李成的“蟹爪皴”,同时,他喜爱用状似卷云层的“卷云皴”来见奇峰怪石的形态。

图片 6

图片 7

《乔松平远图》,宋代,李成,绢本墨笔,纵205.5厘米,横126.1厘米,日本澄怀堂文库藏

郭熙  溪山秋霁图  绢本

本图表现冬日寒冽窠石坡陀上挺然生长着的长松老树,背后映衬平川远山,坡石壮如云头,送针细利,笔墨清润,树根部隐然可见李成款识,识者以为系后世添写,但本图鲜明地亮李成画风本色,处于宋元李郭画派被之权威当无疑议。画上钤有“怡亲王宝”、“明善堂览书画印记”、“淮阴鲍氏所珍藏”等印。


图片 8

原创文章,图片源于网络

《寒林骑驴图》,宋代,李成,绢本设淡色,纵162厘米,横100.4厘米,美国纽约差不多会博物馆馆藏

转载请勾搭作者哦~

《寒林骑驴图》是张大千氏死风堂旧藏,在大立轴上绘生骑驴行于郊野,前后发生童仆相随。画上古松有参天之势,间有枯树寒溪,颇有致。诗堂处张大千题以“大风堂供养天下第一李成打”。画幅下端又缝有长题,其中称:“米元章《画史》云宝月大师李成四幅,路上一才子骑马,一童随,清秀如摩诘(王维)画《孟浩然骑驴图》,此云骑马,一时误书耳。”又提“松枝劲挺,松叶郁然有阴暗,荆棘小木无冗笔,不作龙蛇贵神之勾,即是图也。”图中老松勾皴兼用,刻画细腻,笔势苍劲。山石仅侧面作皴,上部留给白并因为白色小加渲染,表现来雪覆盖的功用。画面气象萧瑟,境界幽深。

参考文献:《对焦中国画:国画的六栽阅读方式》,罗淑敏在,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2009.02第一本

图片 9

《晴峦萧寺图》,宋代,李成,绢本淡设色,纵111.4厘米,横56厘米,美国堪萨斯城纳尔逊美术馆珍藏

《晴峦萧寺图》以直幅方式画冬天底深谷风光,画被群峰兀立,瀑布飞泻而生,中景山片上盖来寺塔楼阁,山麓水滨筑以水榭、茅屋、板桥,间发生行旅人物活动。山石宏伟而俊美,皴染用画多生转移,兼具关仝之雄壮与李成之清润。画家为深刻笔致画寒林枯木,风光清幽静寂,虽非平远之容,但照样有着李成画风特征。估量此图当了于北宋最初,至少是李成传派的做。

图片 10

《读碑窠石图》,宋代,李成,绢本水墨,纵126.3厘米,横104.9厘米,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此图不禁使人头沦落同一种植苍凉冷落的地里,一块残碑,几株枯树,原野凄凉。作者表现有人世沧桑,往事如烟,不堪回首的感,表现来他愤世嫉俗、高傲孤寂的品格。画着残碑以淡墨染正侧,斑驳漫漶;环绕残碑周围的枯树盘复,枝干下沿而蟹爪。荒石孤立、荆棘枯草,所有的山色都烘托出极其凄怆之气氛。

宋初有所谓“三贱景点”,这三贱是山东营丘人李成、陕西长安人关仝同陕西华原丁范宽。从镜头碑侧有款题:“王晓人物,李成树石。”可以观看,《读碑窠石图》是李成以及人画家王晓的通力合作,画家在寒林平野中形容了几乎株历尽沧桑的老树和均等座古老碑。此图置境幽凄,气象萧瑟,古树枝桠奇劲参差,背景空无一物,杳冥深远,寓无限悲凉于中。另外,此画树石时先招后染,清淡明润,饶有韵致。从当时宗作品中不难看出,李成艺术之“气象萧疏,烟林清旷”无不与外策划展示那灵活而添加的内心世界紧密有关。

荒寒的原野、劲拔的枯树和独立的碑石,使人口出对逝去历史的回顾和时变迁的慨叹。景物气氛寂寥凝重,在山水画中蕴含在隽永的哲理。画着之寒林枯树变化多姿,用画尖利,窠石土坡圆浑秀润,符合李成“气象萧疏,烟林清旷,毫端颖脱,墨法精微”的性状。碑侧写来“王晓人物李成树石”字样。此画清初曾经也有名收藏家安歧、梁清标等人收藏,后入清宫,画及铃有“安仪周家珍藏”、“蕉林居士”、“孙承泽印”
及乾隆收藏诸印十不必要正,并通过《珊瑚木难》、《清河书画舫》、《大观录》、《墨缘汇观》等挥毫著录,被公认为是最为能表示李成画风的传世名作。

图片 11

《茂林远岫图》,北宋,李成,绢本水墨,纵45.4厘米,横141.8厘米,辽宁省博物馆收藏

《茂林远岫图》近景轻舟泊渡、行人车马往来中,远景宫殿密布,塔影隐现,知去城郭未远。飞泉水口,如闻其声,如临其境。李成的法指向后世之山水画画家影响大充分,把李成画派推向一个新等的画家是宋神宗时画院的巨星郭熙。此画历经南宋贾似道、元代鲜于枢、明项元汴等名人收藏,后称清宫内府,上产生百多方收藏印迹。

《茂林远岫图》画山涧溪流,行人搀扶涉水,周围山石间郁郁葱葱,杂草丛生,远处山峦耸立,烟云缭绕,寺庙殿堂或隐或现。画家用披麻皴勾擦、渲染山石,苍劲厚重,衬托出淡色勾画的干,树叶则浓淡得体,疏密有致,颇有李成山水画的风貌。拖尾跋文称此画为李成作,李成画作传世极少,此卷弥显可贵,但生描绘史家认为可能是北宋另一样风景画家燕文贵之作。

图片 12

《群峰雪霁图》,宋代,李成,绢本设淡色,纵77.3厘米,横31.6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群峰雪霁图》无款,表现山高雪密瀑布寒泉,冈阜一亭翼然,左方飘绫上发生高士奇题诗,中产生“毫端师造化,画史重营丘”句。画及钤有乾隆、嘉庆、宣统等印。李成善被通过用淡墨涂去,所作雪景,峰峦林层,凡烟支变灭,水石幽涧,树木萧森,山川险易,莫不曲尽其妙。民载中说他的作画:“扫千里被近,写万有趣于指下”。

图片 13

乌图 宋代 寒鸦图相传为宋代李成所画

图片 14

雪山行旅图 波士顿美术馆

图片 15

寒林高士图轴 弗利尔美术馆,伪

图片 16

采药图轴 弗利尔美术馆,伪,明人画

图片 17

《寒林平野图》,宋代,李成,绢本墨笔,纵120厘米,横70.2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寒林平野图》为李成传世之精品,图绘萧瑟的严冬平野中,长松亭立,古柏苍虬,枝干交柯,老根盘结,河道弯曲,似冰冻凝固,烟霭空蒙而到天际。这多亏李成最擅长表现的面貌。宋人用底绢,极宜于勾线。李成用硬笔锐锋,在绢上勾画的松针、粗干细枝、土坡石廓,线条瘦硬坚韧,即使不染墨,也神完气足。所以他的画,仅用淡墨作少量之烘染,给丁坐同样栽秀润淡雅的分享。勾线,在华夏山水画的招、皴、擦、点、染的门槛被是绝根本之。北宋时的山水画已臻于成熟。李成将勾线作为该表现对象的极紧要的手段,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寒林平野图》中的松针,线条挺直,极具功力。

图片 18

柳荫渔父图轴 弗利尔美术馆,伪,明人画

图片 19

《小寒林图》,宋代,李成,绢本水墨,纵40厘米,横72厘米,辽宁省博物馆收藏

夫图近景画坡陀上生生松树数棵,松干挺直,枝杈虬曲多姿,林木笼罩于烟霭雾气中,其后呢平远景色。前隔水来行书“李成小寒林图”题识,接缝处钤有宋高宗乾卦印,画心处有明纪察司半印,前后有梁蕉林收藏印多方。《小寒林图》的前后是山涧,涧水不深,有人相互帮忙着涉水而过。四周山石间杂树丛生,郁郁葱葱;远处山峦耸峙,隐现在烟云中的寺殿堂,屋脊犬牙交错。尽管这图为后任摹本,但为会反映李成山水画的气焰以及风貌。画山石多用披麻皴,重于勾擦和渲染,“皴擦甚少面骨干自坚”;画树干用线勾,色淡,由山石的深色衬出,画树叶多为此点虱法,浓淡得恰如其分,疏密有致,不过,此图无用蟹爪画法(也是摹本的原故)。此图与外的比如《晴峦萧寺图》的“寒林”之作还有所区别,严格说来,称之为“小寒林”是不确的。

谢张,阳阳说打从为为公展现良好画卷。

欢迎收藏转发,如产生题目欢迎在评头论足处留言。

特邀关注“阳阳说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