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套和青春连带的美好事情便会接踵而至,梅花的花神相传是宋武帝的孙女寿阳公主

                                 静水生烟暖日长,薰风催作寿阳妆。

                                 斜枝疏瘦香栖雪,素蕊轻柔玉透光。

图片 1

                                                        ——申猴年暖冬,萝岗赏梅所作

《寒葩》

从气象上看,立冬是怎么都还算不上青春的。但对自身而言,万一梅花开了,一切和青春连带的光明事情便会接踵而至:寒假,祭灶节,花市,红包……上次说到日本的春日几乎是山茶花带来的,那么在中华,把梅花作为报春第一花,则是可靠的。

明代小说家陆凯,曾在南方的梅花岭上,给长安的故友寄去一首玲珑的小诗:

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她随信奉上的寒梅,就是这“一枝春”。我们几乎能设想,自这花蕊间流溢出春光,唤醒了整座长安城的场馆。也按捺不住估算,这一个无端在梅岭辈出的驿使,是不是梅花花神所化,特地以如此充满人情味的法子,给冰雪覆盖之下安静的古都送去温暖和生命力。

这位花神是干得出来的。她本就是个童心未泯的童女嘛!《太平御览》引《杂五陶文》记载:

“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看得啥时候,经三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竟效之,今梅花妆是也。”

一树开来冰雪香,何人家新试岁寒妆?

世人不识桓伊曲,信指花神是寿阳。

寿阳公主可能也尚无想到,一生平平无奇的她,竟能因为一朵偶然跌落的小花而留名千古,甚至成了梅花花神,统治了一年中最关键的十月。

和他那个香自苦寒来的花儿相比较,这么些身价未免来得太简单了!想想青溪岸畔吹奏着《梅花三弄》的桓伊先生,想想深宫里一枝疏影独抗严霜的梅妃采苹,心中不免忿忿。但是,若重选梅花花神,我的一票却要投给林逋

林逋,字君复,后称和靖先生。就是你不记得这一个名字,也终将看过她这句字字皆美的咏梅绝唱: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傍晚。

疏影状其形,横斜传其神,月色朦胧与水色清浅交相辉映,空气中弥漫着恬淡的暗香……这空气安静也亲亲,宛如“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轻薄时刻。

尽管这也只是林逋在南唐残句的基础上修改而成,但若不是倾尽心血,朝夕相对,如香菱学诗一样日思夜想,如何能得这般的奇句。

又忍不住大开了脑洞:微雪轻风,孤山横雾,黄昏月照,寒凉渐起……林和靖低着头出了茅屋,挨着竹篱,一步一歇地踱到了屋后的小溪边。溪水太清冽,连鱼都遗落几条,只看到水面上映出横斜疏瘦的老枝,零落地开着随水飘逝的白花瓣,竟比树上的更凄楚。

因为倒窥总看不诚心,他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想象:在卓殊波光潋滟的社会风气,还可以探出一张巧笑倩兮、明媚如花影灼灼的童女的脸。

假设他乐于把那么些心事种下,也当有“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一样的花开。而他的脾气却更愿意沉默。半卧在梅树下尚有些湿滑的石块上,趁着月光正好,晚风未凉,在摸不到寻不着的暗香中和衣睡去,少时旧梦,任其随花事休矣。

就这么反复朝夕,又一个梅落繁枝千万片的时节,孤山的白花开得这样茂盛,漫天香雪,风萧鹤啸,素瓣旋舞,像在召开一场凄美悲壮的祭典。

毕竟,当所有的苍白落地,与厚厚的积雪一齐,埋葬了树下安睡的老者,也掩去了那段伤心的历史。从此后再无人知晓,这位终身不仕不娶的隐逸高人,心里是不是也曾有过一个如梅花般不染纤尘的清绝女人,在最美的时光悄然绽放。

据传,林逋墓内陪葬品仅一端砚,一玉簪而已。砚是文士的军服,玉簪呢?

恐怕和靖先生的隐情,不在暗香疏影,而在曾穿过暗香而至疏影丛中的人罢。

否则,又怎会有诸如此类意味深长空茫的随地深情——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什么人知别离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张潮说,“梅以和靖为知已,可以不恨矣。”我想,和靖能以梅为妻,亦多少抚慰了些心中孤寂,可以无憾矣。

白梅花  簪髻侧  谁在月下唱情歌

唱情歌  什么人来和  漂亮的女人如花一水隔

大暑一候,君家的寒梅,可著花了么?

        乾坤漫雪尽苍茫,暮风扬,野盈香,一木孤独,吐蕊送寒霜。琼玉枝头春放早,眉点火,醉何郎。         月来疏影浸清江,鹤轻翔,劲虬张。妻与林君,千古寄衷肠。待到群芳争热闹,轻掩笑,素容妆。

1“眉点火”喻“梅花妆”:梅花的花神相传是宋武帝的丫头寿阳公主。在某一年的八月首七,寿阳公主到宫里梅花林赏梅,一时慵懒,就在殿檐下小睡,正巧有朵梅花轻轻飘飘落在他的额上,留下五瓣淡淡肉色的痕迹,寿阳公主醒后,宫女都认为原本妩媚动人的她,又因梅花瓣而更添几分美感,于是纷纷效法,以梅花印在前额上,称为“梅花妆”。世人便传说公主是梅花的机智变成的,由此寿阳公主就成了梅花的花神。

2“醉何郎”: 高启《梅花》“自去何郎无好韵,东风愁寂一遍开。”   
何郎,即何逊,曾做秦皇岛法曹,在舍下种青梅树,日常吟咏其下,后迁黄冈,因思梅心切返沧州,正值梅花绽放,于是赏玩不已,被后人誉为“知梅者”。何逊有诗《三亚法曹梅花绽放》“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海。衔霜当路发,映雷拟寒开。”写出了海花的好玩生机及散文家对时光飞逝的感慨,对后世咏梅诗创作影响很大。

3“妻与林君”:相传西晋知名散文家林逋长时间隐居在格拉斯哥大明湖孤山,终生不娶不仕,埋头栽梅养鹤,被人誉为“梅妻鹤子”。他对梅花体察入微,曾咏出“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下午”,为后人传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