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是散文家传唱千年、脍炙人口的《台城》,韦庄在无言之中甚是悲戚

尘世沧桑,前途苍茫,曾经一片光明的希冀如今已成梦幻,一点一点破灭在过往之中,踽踽独行中,只留下款款离去的背影,匆匆而逝。对于韦庄来说,唐王朝的覆亡,一如流水一般从身边流过,不经意间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自己的家族一度在西夏世代为官,如今迫于颠沛流离。凶神恶煞的黄巢军队势不可挡,攻入长安,引发波动,他越发痛心不已,不过有心无力,无能为力。

格拉斯哥南湾湖边、明城墙下,有晚唐小说家韦庄的泥塑一座,小说家左手捻须,右手负在身后,眺望远方,若有所思。

众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塑像上刻有七言绝句一首,便是小说家传唱千年、脍炙人口的《台城》: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然烟笼十里堤。

劝君今夜须沉醉,樽前莫话唐朝事。敬爱主人心,酒深情亦深。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韦庄是长安杜陵人,他的高祖韦应物也是闻明作家,曾经担任过武汉节度使,“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座右铭,便是来自韦应物笔下。

——唐 韦庄《菩萨蛮》

图片 1

黄巾之乱,使得中国陷落了久久的战争中了,多少温柔旖旎的光明往事一一晃成了曾经,韦庄在无言之中甚是悲戚。幸好江南漂亮的光景是一种安慰,让因为战火被迫迁到南方的韦庄可以排遣一些投机的忧心,碧绿的绿水,淅淅沥沥的春雨也只是安慰而已,毕竟这里不是邻里,小桥流水人家也只是异地风景而已。不过这里的风景美,人也很美,他们诚实的心灵干净澄澈,没有利欲熏心的钩心斗角,尔虞我诈,更多的是扎实敦厚,善良热情。江南这里的在简陋的酒垆旁边叫卖酒水的妙龄女生美观婀娜,年轻的美是那么光彩夺人,卖酒的时候他卷起袖子高举着酒壶,这只不经意间表露的白嫩的手法洁白如飞霜飘雪一般,让人憧憬。

晚唐时期,各都督拥兵自重,相互攻伐,以黄巢为首的庄稼汉起义军转战四方,天下苍生生灵涂炭。生逢乱世,韦庄也只然则是狂风中一片无力掌控自己命局的落叶而已。

为此,他不由自主惊叹:没有衰老的时候不要回来出生地,因为回到这个经历过战争洗礼的乡土一定是大洋桑田,物是人非了。所以这无情的时刻啊!暂且让她与朋友开怀狂饮,一醉方休,不再担心如何国家兴亡,什么功名利禄了。

祖先的雅观已是明日黄花,家道衰落的韦庄,即便才敏过人,却在科举考试中一再落第。广明元年(公元880年),黄巢大军攻入长安,战乱之中,韦庄与弟媳失散,于中和三年(公元883年)辗转来到润州,入镇海少校史周宝幕府。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

润州,即今广东黄冈。北方人韦庄来到江南,深深为江南的风景所倾倒,但是在乱世之中,雅观的江南亦不可以独善其身。因为面临战火的牵连,从光启四年(公元888年)至景福元年(公元892年),韦庄在江南处处漂泊,游历了概括前几日河北、陕西、海南、河南、吉林等省的两个地点。江南的灵山秀水带给他无尽的灵感,他把对江南风景的盛情融入了随想中。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然烟笼十里堤。

他写麦德林凌处士的别墅:

——唐 韦庄《台城》

一簇林亭返照间,门当官道不曾关。花深刻岸黄莺闹,雨急春塘白鹭闲。

载酒客寻吴苑寺,倚楼僧看洞庭山。怪来话得仙中事,新有人从物外还。

这早就红极一时一时的金陵城,六朝曾经在此处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穷奢极欲,歌舞升平,纸醉金迷,醉生梦死,近期海洋桑田,全体都成了过眼云烟,烟消云散,荡然无存了,仿佛是南柯一梦,醒来将来所有都截至了。在这烟雾迷蒙的风景中,让韦庄不禁惊叹朝代更迭之频繁,如同走马灯一样,深深地沉浸在怀古愁思中。

他写河南宿迁的西塞山:

他忽然之间又持续地爆发了崭新的慨叹:或许这天真烂漫的鸟类不可知领悟世事的变换无常,白衣苍狗,战乱代里的全员涂炭,民不聊生,只好遵照物序流转来自在含蓄地不停啼叫,可是这却让多愁善感的人情何以堪呢?

西塞山前水似蓝,乱云如絮满澄潭。孤峰渐映湓城北,片月斜生梦泽南。

爨动晓烟烹紫蕨,露和香蒂摘黄柑。他年却棹扁舟去,终傍芦花结一庵。

蚤是伤春梦雨天,可堪芳草更芊芊。内官初赐惊蛰火,上相闲分白打钱。

她写吉林赣州西三十里的月岩山:

紫陌乱嘶红叱拨,绿杨高映画秋千。游人记得承平事,暗喜风光似昔年。

驱车过闽越,路出饶阳西。仙山翠如画,簇簇生虹蜺。

群峰若侍从,众阜如婴提。岩峦互吞吐,岭岫相追携。

中有月轮满,皎洁如圆珪。玉皇恣游览,到此神应迷。

常娥曳霞帔,引我同攀跻。腾腾上天半,玉镜悬飞梯。

瑶池何悄悄,鸾鹤烟中栖。回头望尘世,露下寒凄凄。

——唐 韦庄《长安晴天》

在他的杂文里,江南的一山一水、一亭一台、一舟一桨,无不洋溢智慧,他乐目的在于江南的好景象里终老一生。

黄巢之乱后的晚唐如此动乱不堪,不过这多少个领导们却整日无所事事,没有理想大志,一片颓废消沉。如今又是一年夏天来临了,韦庄看到细雨飘飞,桃红柳绿,鲜花芬芳馥郁,姹紫嫣红,给人一种清新之感,看到这么些鸟儿无忧无虑地飞翔,多么自由舒畅,多么迅捷轻快,内心有着极其的羡慕与景仰。绿草青青,显示着精神的活力,不过在这即将衰落的唐王朝的京城里分外耀眼。这恼人的春色无法了然人心灵的切肤之痛,仍旧旺盛新的生机,令人非常怀念当年的盛世。

图片 2

文 | 三度&青舟

景福二年(公元893年),韦庄重临长安,此后再没有参与江南。他西入明尼阿波利斯,明朝灭亡之后,他在王建建立的前蜀出仕,担任左散骑常侍、判中书门下事,后官至吏部经略使平章事。他于突罗萨利(Surrey)奥城浣花溪畔杜子美旧居重建草堂作为住所,在疲于奔命的政务之余,他深情地回顾起江南的景点: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翠绿的绿水,比澄净的天幕还要清澈,在这样漂亮的季节里,最称心的事情实在在画船中听着雨声入眠。江南的小吃摊孙女,就像皎洁的月光一样温婉美观,她的胳膊洁白无瑕,胜过春季的霜雪。

图片 3

一千多年过去了,变换的是时刻,不变的是江南的容颜。前日,你不用再像韦庄那样只能在追忆中系念江南的细雨,来甪直古镇吧,轻轻掀开甫里历史的门帘,你就在江南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