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合乎您的泥土,可否听见我对爱的呼叫

有一只爱情鸟,在斜阳里孤影相吊。

树在原地,而

树在夕阳的余晖里,深情的小心与梦想。

风…在飘舞…

鸟对树说,你愿做自我的连理枝,当我翰飞戾天,可否回到你的胸怀?

很多年前,风说:

树对鸟说,这里是您的家,我要为你筑爱巢。

让我们去海外,

鸟对树说,我要飞越长空,这关关的鸟鸣,可否听见我对爱的呼唤?

唯恐哪个地方,有

树对鸟说,我虽未曾山的巍峨,当风雨来临时,也会为您守侯漫漫长夜。

更符合您的泥土

鸟对树说,青云翩翩落碧霄,幽姿袅袅志长空,可否为自身一生守候?

树对鸟说,朝霞里,我凝视你的出远门;落日里,我盼望您的归宿。明月秋霜风波里,终身不渝山作证,天若有情天亦老。

树说:

风起了,是树在长夜中对鸟切切的呢喃,鸟在巢中有一个长长的梦。。。

本人若去了,便

一一一长安天行健原创故事集与绘画,转载请完整讲明出处与作者姓名。

不再是自我

图片 1

图片 2

风,仍然飘舞

图片 3

有的是年后…

风,再度吹过,

绕树三匝…

树…

仍在原地,

风说:你原来可以开走

缘何却死守这片土地!

树说:

这些过往的烈日烈日

业已烤干了自身的兴旺,

自我却感激它的温和;

隆冬虽然漫长,

但我想,

总有四季…

风说:你怎么看不见

你本来翠绿的纸牌

早就落下,剩下的

单纯枯干呢…

风说:我是树,

原本是树;即使

坍塌的只剩余

枯干,

自身依旧是

一棵树…

风无言…

树也无语…

风说:

只是纸牌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