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壮观湍急的黄河水沸腾东去,李白没有理会

图片 1

图片 2

多瑙河长,接天连山,波涛滚滚自天际倾泻而下。两岸延绵,绿影叠障,那青春之景衬着江水湍急恍然如梦!

炎炎夏日,李太白来到了比较繁华的东都南阳。天气有点闷热,好在有点风。

远山绿景自远方铺开,望也望不断!脸庞有风拂过,江水涛涛拍岸的急流之声,敲在自己耳边,亦是捶在自家心间!

走在人山人海的人群中,李拾遗有些醉意,摇摇晃晃的手拿一个葫芦,腰上配了把佩剑。嘴里振振有词的唠叨着,好像在吟诗。

毋庸置疑,我定在梦中!要不然又怎会站在黄河边上,看那壮观湍急的密西西比河水沸腾东去。浅笑流转,百感交集!

她走到一个旅馆,还没到旅馆内,自己早已百折不回不住,倒在了公寓门口。酒店小二,神速上前搀扶询问“客官是要住店吗?”李供奉没有理睬,店小二把李太白扶到公寓座椅上。李太白这才吐出多少个字:再来一壶酒。小二见此意况,也尚无敢去打酒。李太白从随身掏出银两,放在桌子上,“去,给我打酒来。”小二连说:“是,是,是”。“等会,再给自己来2个下酒菜”,李供奉又叫道。小二拿起银两朝饭店内走去。

朝辞白招拒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双方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时隔不久,酒菜上齐,李翰林喝上一口,来上2句:

什么人在吟诗?我回转身,见一位五十多岁的灰发老者站在身后,一席襦衫,一壶鸡尾酒。灰白胡须和灰白头发依旧遮掩不了这眸中闪烁的强光。似是历尽沧桑疲惫,却又振奋!

金樽果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那定是李太白不假,我不禁大笑。当真是他乡遇故知,我竟看出了她!

诗还没做完,被坐在一旁的杜工部打断。

唐刘询至德元年,公元756年年初,李隆基第十六子永王李璘自江陵起兵。公元757年十一月,李璘兵败身死。李太白因作《永王东巡歌》在浔阳坐牢,被判村长流夜郎。这一年诗仙五十七岁!初叶了流浪的活着,整整两年!

“好诗,好诗!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在下杜子美。”

公元759年,朝廷大赦,李十二免罪,终获自由,乘舟顺莱茵河飞驰而下,作了那首闻名的《早发白招拒城》。而那时候他弃舟上岸,大家可以相会!

李太白看了眼杜拾遗,看英姿飒爽,说话斯文,心想有个会写诗的人,难道就是他?拱手道:在下,李十二。

当无时或忘一个人,无限想像与憧憬。终于见到她的时候,尽在咫尺,万语千言,如鲠在喉,却不知从何说起!

杜草堂神速拱手:“久仰兄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精神抖擞,大哥不才,愿与兄台对诗几首怎么样。”

相对无言,我禁不住莞尔:“我了然您是李翰林!”

诗仙听见要对诗,酒劲来了,立时来了精神。放下酒杯,舞起剑来,并且初始吟诗:

她上下打量着自我,笑道:“你是什么人?又何以会认识自我?”

金樽葡萄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可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黑龙江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你有酒啊?”

杜少陵听罢,也赋诗一首:

“哈哈,自是有的。怎么你那女人也喜好喝酒?到也少见!”他抚着胡须大笑,眼睛亮了又亮,无限好奇和追究的瞧着自家看。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居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忙碌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我驾驭您和杜拾遗是好基友,你们年龄虽相距十一岁。但一个名动全国,却不倨傲。一个安然如斯,亦不低头称颂。你们两人平等相交,推杯换盏,相携伴游,友情深厚。”

李拾遗和杜拾遗借着酒兴,开首对唱起来。唱罢,杜少陵诚邀李供奉同坐,李拾遗也就坐到了杜少陵的案子。

自己瞧着他手中的酒壶,复又说道:“即是如此,我们可以照旧不可以也交个朋友,没有年龄差别,平等相交!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不知太白兄如此咋舌!难道是境遇难点了”杜少陵初步询问道。李翰林喝了一口酒,“不满老弟,在下现在是被贬之人。”杜子美笑着说:“当下事态,当官有什么用,昏庸朝廷有啥眷念。”李十二看了眼杜拾遗,“老弟有这么眼界,给自身分析下。”“太白兄不知明间疾苦啊,各州老百姓都在纷纭吵着要造反,难道你没看出来。”

他将手中的酒壶递于我:“没悟出,在此又遇同道中人!你竟念的出我的诗,你究竟是什么人?”

李十二忙打断,“杜老弟,不可能谈国事。”杜工部端起酒杯,“太白兄,我敬你!不谈国事,我们只谈没酒和诗!”李太白也端起酒杯“虽尚未见过阁下,但也有耳闻,只是不知前日得以当场听到你的诗词。”

自家接过酒壶,大口饮了下去:“好酒,当真痛快!太白兄,你可站稳了,我自我介绍一下,哈哈!”

杜拾遗,一饮而尽,“早听闻兄台但是那文坛泰斗,今天得见,三生有幸!”李十二也一饮而尽,“老弟过奖,本人也就嗜酒,借着酒兴随意发挥而已。”杜拾遗给李拾遗斟酒,“我有史以来也嗜酒,那一点可以和兄台研商下,杂文就不敢当了。”

“你那女生,好生爽落。我站的稳,但说无妨!”

李十二端起酒杯:

自家瞅着波涛汹涌的多瑙河水,悠悠说道:“现在是乾元二年,公元759年。而我来自以后,公元二〇一八年,也就是距今一千多年后。你可靠?”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自我转过身去瞧他的脸,想看她的反射。却见他绝不惊讶之情,放声大笑:“我毕生求仙访道,有什么不信?”

杜草堂也端起酒杯:

“果然是李翰林!我是你的脑残粉,爱您的诗,爱您的酒。乃东南女汉子是也,性格豪爽,落拓不羁的性情中人!在自我充裕地点,我给协调取笔名为清代李翰林,旁人则叫自己酒仙!并不是出风头,只因我是您的脑残粉!”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回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呼和浩特向黄冈。

自己拿起酒壶,一抬头又是一口酒下来:“一贯以来自己都仰视你,那是保护!既然是有情人,我便有哪些说怎么了,那是相同!”

二人相对而饮,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好,当真豪爽!”

李翰林拉着杜草堂的手:“杜老弟,那首诗作的好,向九江,向秦皇岛!”

那般,我与太白兄,席地而坐,在那尼罗河旁边,绿荫遮天蔽日以下举杯对饮!三个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

“太白兄,大家不是在宛城吧?”李供奉看着店外,“杜老弟,我喝多了,我还以为在长安。”

“我有多少个问号,你是还是不是给为兄解答?”

杜拾遗在斟酒,发现酒壶已经没酒了,“小二,给自身再上壶酒。”小二走上前“二位消费者,你们都早已喝多了,”杜甫拿起银两往桌子上一放,“拿去,有酒钱。”小二看了看银两,拿起又走回饭馆内房。

“太白兄但说无妨?”

“太白兄,明日大家不醉不归,”杜甫瞧着李拾遗,李十二已经说不出话来。双眼微闭,然后趴在了桌子上。

“其一,何为好基友?其二,何为脑残粉?其三,何为西南女汉子?”

杜草堂说完,也趴到在桌子上。

听李拾遗如此发问,我禁不住大笑,女汉子本性展露无遗!李翰林也相应大笑,满脸商量之情!

第二天醒来,2人发现早已是清晨了,并且还睡在了公寓的堂屋。

“西北是本人的桑梓,民风纯朴,又都豪气干云!人人皆会舞剑,一言不合就剑比高下(你瞅我干嘛?我瞅你咋地!),却也是神州。喝酒如喝水也不为过,皆可千杯不醉(容我吹个小牛皮!)。”

“小二,小二”,杜甫叫嚷着,“给自家打水洗脸,打2盆水。”

只见李翰林双眼放光,摇头笑道:“唉,你家乡在何地?我定要去探视!与自家那性子当真配的很!”

不等会小二端来水,忙给2位拿毛巾擦拭。

“所以我也是明朝李白,别人也叫自己为酒仙。干了!”

走到公寓楼下,商旅老董前几日见二人器宇不凡。知道来头不小,于是急迅让小二拿来纸笔,让二人赐字。

“痛快!”

李太白和杜拾遗大笔一挥,然后大方的走出公寓。

本人抬起手臂,用衣袖携去嘴角残酒,继续磋商:“是为女生无不温婉贤惠,相夫教子,笑不露齿,语不声高,弱质纤纤!而女汉子正巧相反!”

李太白拿起装满酒的葫芦,大口畅饮,杜工部紧跟其后,接过李白的酒,也畅饮起来。二人哈哈大笑起来:快哉!快哉!

“哈哈,竟是如此!当真见识了!”

青莲居士拍着杜少陵的肩头:“杜老弟,我要去长安了,保重!”杜子美把酒递给诗仙“太白兄,保重!就此别过!”

李拾遗一喜气洋洋便抚胡须,说道酣畅之处便举杯。果然也是小雪大方,不拘小节,又天真率直,豪放不羁!

望着李太白的背影,杜拾遗喊了一句:“太白兄,保重,下次大家再对酒当歌!”

“喝的如此载歌载舞,你又何以苦着脸呢?”

青莲居士回头“杜老弟,对酒当歌会有时!回去吗!回去吗!”

自己情不自尽苦笑,叹口气:“我干什么会是这么性子?曾试过柔声细语,却忍不了一会功夫便破了功。前半生都尚未温婉贤惠,当真做不到!而弱质纤纤更与自身决不干系!奈何世人眼中女人,都应该是温婉贤惠,低声细语,笑不露齿!”

武侠江湖

“所以您以为不被世人所容?”

琅琊令之对酒当歌

“倒没有这样严重,只是……其实我很领悟,人有百种,便有百样眼光!无论怎样改变,都无完人!”

“唉,那就对了呗!何必在乎旁人眼光。你就是您,我就是自身!做自己,活自己!哈哈,我这一世,随心所欲,由心而做,外人又与我何干,我心冬至便可!”

“干了!”七只酒壶碰在共同,又是一饮而尽!

烈酒下肚,李拾遗立即满脸通红。醉态之下,眼神有些模糊,精神却好的很,举起酒壶又要干!

“至于好基友!就是特地要好的情侣,比经常朋友还要好,你和杜草堂可是那样?脑残粉吧!就是无论眼前的青莲居士是哪位,我都敬佩崇拜!”

“哈哈,哈哈,你自我同一,我们也是好基友,何来敬佩崇拜一说?”

“我不否认!”这一刻我笑的泪花都要蹦出来,就像搬起石头砸了投机的脚!

晓峰如画碧参差,藤影风摇拂槛垂。
野径来多将犬伴,人间归晚带樵随。
看云客倚啼猿树,洗钵僧临失鹤池。
莫怪无心恋清境,已将书剑许明时。

自家站出发看那江水拍岸,白浪滔天,气势磅礴。指着远山绿黛吟诵李拾遗的《别匡山》,鲜明见他双眼中,忽明忽暗闪了又闪!

“那是自家二十四岁,辞亲远游之时所作。年少气盛,志存高远,纵使这秀丽之景再美,我或者奋不顾身选用离开,誓要将这一身文才武艺先生报效国家。”

李太白饮一口酒,接着说道:“大女婿志在四方,岂能安于一偶,必是要开创一番事业的!”

诗仙说完重重叹口气,一口酒下来,瞅着自家问道:“你可懂?”

“我懂!你又想隐遁山林,又志在四方。奋不顾身接纳离家,这一辈子却在纠结中度过!”

李翰林听我之言,着实一愣,定定瞅了本人半响,大笑:“你自我当真为知己者也!”

“我也想躲起来,却又无法如此做。不入世又怎知世,不经历又怎能笔下生花!”

“干了。”

“痛快!”

青莲居士站起身,抬头仰望天空,却只见层层叠叠的绿幕,将天空遮的丝毫不翼而飞。摇摇头:“我一辈子空有报国理想,供奉翰林,却不受重用。被谗言馋谤,兵慌马乱,却也踏遍祖国大好山河,那壮丽之美都成为笔下诗词,直抒胸意,也当真痛快!”

“你蔑视封建等级制度,不愿巴高望上,不屑与世俗沉浮。却低头现实如此。行路难,归去来!酗酒狂歌,寻仙求道,一众好友相约同游祖国领土。踏过的路,手中的笔,留下的都是绝美诗篇!事情总有两面,得到和失去!哪个人又说的清,理的顺!”

李十二悠悠看我一眼:“我们甚至相见恨晚!干了!”

酒壶举起又是一饮而尽,心情舒畅淋漓!

“你可以你的宫殿我的职场!”

“职场?”

“我同你相似,是个理想主义者。这般性子在皇城和职场,比其余人要经历愈来愈多!十年间,我把自己从棱角显然的砾石生生磨成鹅软石,在纠结中迎风而进,雷雨狂奔!你可懂?”

金樽洋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可以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岐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偶尔,直挂云帆济沧海!

本人与青莲居士相视而笑,一人一句,吟诵那首《行路难》。大笑不止,笑着笑着泪水就掉下来!一边纠结一边丝毫都未曾废弃!

公元742年,李翰林担任翰林供奉。不世之才并没被明孝皇帝重用,只是为玄宗伴游写诗,那首有名的《清平调》便是作在此时。

终因性格难点和不世大才受到权臣谗毁排挤,两年后被“赐金放还”,变相撵出长安,那首《行路难》便是作于此间!

李翰林指着滚滚尼罗河问我:“站在此地,被那江水怒吼之声唬住,止步不前,会怎么?”

我摇摇头:“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那酒又有何滋味!”

“这就跳进去,汇入这江水急流之中。被大浪窒息也好,被锋利礁石伤的体无完皮又能怎么着!都好比龟缩在原地,寂寞而死!”

“当真痛快!”

大鹏一日同风起,新生事物正在蓬勃发展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去,犹能簸却沧溟水。
今人见自己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娃他爸未可轻年少。

四只酒壶撞在一块儿,和着江水澎湃之声吟诵那首《上李邕》,咕咚咕咚几口烈酒,痛快相当!

此诗是李白青年之时,游渝州见李邕(渝州大将军)时所作。李邕自负好名,认为青少年就该矜持。看不上青莲居士不拘俗礼,纵古论今。李供奉对此不满,便写这首诗以示回敬。

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我精晓您并不在乎身后的虚名,可自我照旧要告知你!你是李十二,被后世之人喻为李供奉,伟大的浪漫主义作家。你的诗是宝贝,是文化遗产,深深影响着来人之人,流传千年。而你,青莲居士,大名鼎鼎,闻名海外,妇孺皆知!”

“哈哈,我就说嘛,天生我才必有用!”李供奉捋捋胡须,狂笑不止,眼睛闪烁着光华和自信,可掩掉她毕生漂泊!

自家与她碰杯对饮,看那大气磅礴江水滔滔,声声怒吼,直奔天河而去!共同吟诵那首《将进酒》。

君不见,黑龙江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自身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自古以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李太白叹口气:“众人都以为自己醉了,其实我很清醒!那世上没有那么美好,去领受那几个不美好!莫要欲盖弥彰,莫要再逃避,莫要给协调留后路!”随即又会心一笑:“你心中很明亮,你要做哪些,要如何做!”

“谢谢您,太白兄!我毕竟写的了城市言情!”

“你本身,何需言谢!我做自己的李白,做自我的李拾遗!你做你的汉朝李拾遗,做你的酒仙!”

“我要走了,回自家的公元去年,后日喝的很神采飞扬。在自己的地点,有一个特意让人敬服的作家,他叫余光中(yú guāng zhōng ),他给您写过几句话,我应该告诉你。”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
剩下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哈哈,当真贴切!”李太白抚须大笑,笑声和着江水滔滔回荡在林海,久久不散,惊起飞鸟一片!

自家瞅着湍急的江水,如虎如豹,一蹶不振,将那万物吞噬而尽,毫不留情!不禁浅浅一笑,将壶中残酒饮尽。回转头跟李翰林摆摆手:“保重。”随即纵身一跃,汇入江中,噗通一声巨浪滔天!

“大浪窒息也好,锋利礁石伤的体无完肤又能怎么!都好比龟缩在原地,寂寞而死!人活着,比安逸更紧要的是纵情!心中有爱,脑中有梗,左手拿酒,右手执笔,无惧无畏!”

公元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夜,醉酒!

正文正在参预“穿越历史长河,你想去哪里”,欢迎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