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凉的建立者就是吕光,段氏宫外孕了

目录

点击关切文集

点击关心文集

目录

      《晋书》:超身长八尺,腰带九围,美丽秀发,容止可观。看,慕容家的又一位顶尖帅哥出头露面了。就终于讨饭,也要做最帅的托钵人。慕容家的人,就是那般牛气。


       
十六国时期,出身最低微的主公无疑是奴隶出身的石勒,纵观整个神州历史,石勒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石勒四壁萧条,连名字都是人家为他随口胡诌的。石勒认为还不错,就径直沿用了。从奴隶到国君,这几个跨度万分大。有些人,尽管被踩到了最底部,也不会“明珠投暗”,慕容超就是如此的人。他从一个小叫花子,机缘巧合当上了南燕的主公,书写了屌丝的终极逆转。

       
大明开君王主明太祖也当过乞讨的人,最终当上国王。原来,那样的人生轨迹,在千年以前,慕容超就早已走过。只是,比较明太祖更荒唐、充满了奇怪和奇怪。

5. 家破人亡的前传(3):羌笛何须怨杨柳

       
 一路之上,呼延平照顾着多少个妇孺,又得提防官府的追捕,只好昼伏夜出,走偏僻小道,自然是苦不堪言。就这么,一行人离开日喀则,一贯往北北方向走到羌地,在一个叫羌中的地点,段氏突然分娩了,他们只能停留了下来。

       
羌中,位于青藏高原,湖南国内,苻坚的棍子已经伸不到那片苦寒之地。呼延平一行人就在这边隐居下来,等待着段氏生产。

       
这一路上,段氏一个弱女人,饱受兵慌马乱之苦,腹中的胚胎却极度顽强,即便没什么营养进补,长得却百般伟人,由此,段氏子宫破裂了。

       
呼延平的妻子就是死于不孕症,类似的内容如同又要表演,把呼延平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急匆匆请来当地最好的接生婆,又不住地安慰段氏,那么些孩子大难不死,他们母子必然会安然无事,渡过难关。

       
皇天护佑,那个孩子就是慕容超,在折磨了她的妈妈段氏整整两日一夜之后,终于如愿地落地了。一出世,那么些孩子就比一般的小儿要大一圈,而且哭声更加响亮。

        母子平安,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么些孩子,生下来就不雷同,不如就起名叫超。超越了一般人。”公孙氏抱着新生的孙儿,又怜又爱。

       
“超儿,慕容超。好名字。”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段氏就算肉体还格外微弱,但心里难掩高兴。

       
公孙氏担忧地说:“不行。孩子现在还不能姓慕容,固然让外人知情他是慕容家的遗族,只怕会有危险,毕竟苻坚还在大街小巷追杀慕容家族的人。”

       
“唉!真是个苦命的娃。那就叫他呼延超吧!他那条小命就是呼延平表哥给的。”

        于是,慕容超就成了呼延超。

       
呼延平和孙女呼延氏,加上段氏、公孙氏和呼延超,那么些“五口之家”就在羌中定居了下去。

       
 在旁人的眼里,那是一个美满之家。呼延平男女双全,还有一个爱心的老大姑。实际上,历经忙绿之后,呼延平对段氏却谨守着礼仪,一贯把他正是自己的四嫂来相比,从未有过地下之举。

       
羌中的老百姓如故很朴实的,那里没有人向官府告密,也尚无排斥外来户。呼延一家到底告别了逃难的生活,过上了安居的活着。只不过,一路上呼延平的钱花得几乎了,他只得靠出售苦力,打打短工,勉力维持着一家人的生涯。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羌中实在是太过分荒凉了。不要说太岁的恩泽雨水不至,就是春风都不愿钟情。那里,有的是干旱、瘟疫,十年九灾,尽管没有战火,老百姓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呼延平一个外来者,要谋生就更是科学了。

       
 就这么一直捱到了公元388年,不知不觉,呼延超也长到了五岁。这一天,呼延平在外打短工的时候,忽然撞见了四个身穿官服的人,他本能地想躲开,却发现那多少人的官服和原先的不大一样,就好像并不是苻坚派来的,于是便陪着笑上前,向他们明白关内的音信。

       
原来,那四人是后秦姚苌的部属,从他们的口中,呼延平那才清楚了那五年明州和关中的巨变。

       
 专横跋扈的前秦天王苻坚在公元385年就被慕容冲赶出了长安,命丧于万年秦王姚苌之手。那两年,姚苌占据了长安,平素在和苻坚的族孙苻登打着拉锯战,争夺关中地区。而郑城则被苻坚的老下属吕光占了,吕光在这里建立了凉国,也就是野史上的后凉。

       
这一个时候从不手机、电话,没有网络、微信,苻坚被杀如此重大的音信,三年了都并未传来闭塞、落后的羌中。

       
呼延平心里马上敞亮了,苻坚败亡,当初的通缉令早已失效,这么说,郑城曾经远非了危险,他们可以离开羌中,重回钱塘了。

       
呼延平欢愉地跑回家,将以此好音讯告知公孙氏和段氏,从此将来,大家不必再诚惶诚惧了,那些要杀光慕容家族人的苻坚,已经被杀了,前秦也大都要亡了,大家回家吧!回明州。

       
于是,一家人收拾行装,踏上了折返明州的征途。来的时候,他们是虚惊的通缉犯;这一次回去,终于不用躲躲藏藏了。原本,呼延平计划是双重返到三沙,但是走到幽州的时候,他们发现,此地作为后凉的京城,比乌海还要繁华。呼延平和段氏、公孙氏一合计,武威也尚无怎么亲友在了,不如就在凉州布署下来吧。

       
前边的作业,呼延超就很了解了,从五六岁长到十岁,他就径直生活在寿春城里,熟练此地的满贯。

       
公孙大娘讲完那么些漫长故事,累得闭上了双眼,只剩余微弱的透气。呼延超听得入了迷,原来自己还有这么无人问津的蒙受,身上承担的血海深仇,该怎么报?亲二伯慕容德还有没有机会相认?他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面糊。

点击进入下一节

1. 广陵城里的小混混

       
幽州,就是现行的湖南三沙,大名鼎鼎的“五凉古都”、“河西名都”,十六国时代的前凉、后凉、南凉、北凉都以咸阳为首都,是西南名副其实的军政、经济和知识骨干。

       
公元394年,幽州城正处在后凉的执政之下,后凉的建立者就是吕光。苻坚被慕容冲围困在长安的时候,曾经召出征西域的吕光回国勤王,结果吕光一路磨磨蹭蹭,部队走到幽州的时候,苻坚已经被杀了,前秦东鳞西爪,空有虚名。吕光断了回归路,于是听取手下的意见,顺手取了郑城,并以它为都城,建立了后凉。经过几年的埋头发展,后凉政权稳定了下来,首都凉州变成西南的“塞外江南”。

       
安定和平的条件,吸引了大街小巷的流浪者,来自羌中的呼延平一家子就是今年随着流民迁徙到宛城的。可是,这家人怎么看都不怎么意外:呼延平和她的“爱妻”段氏,大致是中途夫妻,各自带着一个儿女,呼延平的闺女呼延氏,年约十四五岁,段氏的幼子呼延超(看来是随了后爹的姓),唯有十岁,家里面还有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太太公孙氏,却是段氏前任老公的阿妈。

       
这一我们子,老的老,小的小,越发是段氏还带着呼延超和公孙大娘多个“拖油瓶”,全家只有呼延平一个壮劳力,经济条件一言以蔽之。段氏不得不做一些修修补补洗洗晒晒的活儿,补贴一下生活费。

       
固然活着拮据,呼延平倒也平昔不怨言,对段氏和公孙大娘恭恭敬敬,对俩个男女不分畛域,甚至更为偏爱呼延超,即使生活再苦,也要供她阅读识字,希望他能高人一头。那样和谐的家园,放到现在,是够得上评选“五好家庭”、“文明家庭”的。

       
不过,呼延超却并不领情。每一日逃学不说,还八日三头打架滋事,让大姑段氏操碎了心。别看小呼延超才十岁,却已长成一个身体健壮的小老人,比其他的十岁学生都要高出一头,力气也卓绝得大,打起架来多少人都不是她的敌方,平时把同学揍得鼻青脸肿。那样,过了一段时间就没人愿意和她合伙念书了。

       
 呼延超被高校劝退回家,成了失学孩子,让段氏伤透了心。呼延超却不以为意,安慰姨妈说,现在是乱世,学这么些迂腐的文化知识有怎么着用?只要能认多少个常见字,会些简单的算术,就足以了。就算是靠他这一身的力气,未来也不会饿死。

       
阿姨梦寐以求的意思落了空,至极悲怆,公孙大娘看可是去,反而数落儿媳妇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超儿不念书就不上嘛,他的老爹和四伯书读得再多,能耐再大,又有哪些好结果?”念及往事,老太太又记挂死去的幼子,哭了。段氏只能收起眼泪,哄老太太心花怒放。

       
 没有了作业的自律,呼延超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很快在临安城里“闯”出了名声。

       
大西南的幽州,杂居了羌、戎、氐等各样差距的民族,民风彪悍,人人尚武,呼延超仗着人高马大,何人都要强,那就和社会哥起了争辩。初入社会的呼延超,凭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狠劲,愣是把多少个不长眼的小混混都掀翻了。

       
在全校里打了同桌,呼延平少不得给呼延超擦屁股,赔礼道歉,赔医药费;现在,打了社会哥,呼延平就摆不平了。

       
时刻被多少个“黑涩会”堵在家里,呼延家的日子悲伤了。呼延平发愁不能出门干活,多个妇女吓得呼呼发抖,唯有呼延超指挥若定,对大家说,怕什么,看自己出来打跑他们!

       
呼延平本想相安无事,却引起了呼延超的不得了不满。他已经看不惯胆小怕事的呼延平,打心眼里鄙视他:“瞧你那怂样,我一人干活儿一人当,绝不连累你们。”

       
外婆公孙氏和老娘段氏听不下去了,一齐教育呼延超:“你那个小白眼狼,没有她,你能长这么大……”

       
呼延超受不了多少个妇女的饶舌,摔门而去,何人也拦不住。院门外,那些蹲守的混子马上围了上来。

       
“找死!”呼延超一肚子火正无处发泄,这多少个可怜虫立即被当成了“沙包”,让呼延超好一顿胖揍。为首的一个掏出匕首还想刺,被呼延超抓住手腕,夺了凶器,狠狠地摁在地上,痛得鬼叫。小喽啰们见那些被战胜,只可以跪地求饶。

        以一敌五,轻松完胜。

       
呼延超赏心悦目的突显,让小喽啰吓破了胆。这一片的街坊邻居何人没受过那帮混混的欺凌呀,看到这一幕,大家不禁弹冠相庆。想不到一个十岁的儿女,竟然有这等功夫,可给大家出了一口恶气。

       
呼延超心中尽情,这样才掀拳裸袖恩仇嘛!我可无法像呼延平一样,一辈子小心谨慎,窝窝囊囊。他冲那一个小喽啰说:“这一次小爷就饶了你们,下次再让自己看见你们欺负人,我见几回打一回,滚!”说罢,他手稍一用力,就把被按在地上的喽啰头子拎了四起,“砰!”扔了出来。

        在大伙的欢呼声中,小混混们狼狈逃窜。

       
段氏和公孙大娘看到这一幕,面面相觑,那些孩子从小就和其余儿女不太雷同,看来她终究不会做一个小卒,只是这无休无止的乱世,做一个普通人可能更好一点吗!最起码,可以远离危险,苟活在这一个乱世里。

       
彭城城里赫然冒出来一个愣小子,单人空手教训了一帮小混混,那一个新闻火速传遍了不大的宛城。街头巷尾各类神话,添油加醋,传得莫明其妙,更加是,这几个孩子还唯有十岁!

       
一个小屁孩,克服了“黑涩会”的小喽啰,那让雍州的恶棍、老杆子们顿感脸上无光。因而,不少“黑道人物”都想会一会以此神奇小子呼延超。同时又有担心,万一被那小子制服了,不就成了人家首次大战成名的垫脚石,未来可怎么混?别的,还有部分人则想笼络他,收为己用。于是,幽州的黑帮分成了两股截然差其余势力:一帮人想拿她杀威;一帮人想用他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