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的瞧着冷子雁看,胖头陀与陆高轩二人曾随韦小宝共事

(1)雨夜邂逅

胖头陀

金庸(Louis-Cha)武侠封笔之作《鹿鼎记》中的人物,属神龙教五龙门下,其师兄弟为瘦头陀。

随笔中,胖头陀是一个又瘦又高的角色,就像与他的称谓不相适合,但的确如此。其原因是她与瘦头陀外出办事并预备回教复命之时,由于事先服下了豹胎易筋丸,又过了回报期限,所以两弟兄形象大变。胖头陀的上场便是掳走韦小宝,在韦小宝当上白龙使后,又听从于他。在小说中,胖头陀与陆高轩二人曾随韦小宝共事,后被遣返。韦小宝奉清圣祖之命攻打神龙教时,胖头陀、陆高轩才重新上台,后死于神龙教教主洪安通之手。

以上内容出自百度健全

黄昏时光,淅淅沥沥的下起了蒙蒙。

书中描述

意料之外那头陀大声道:“我正是胖头陀!你们想拜我为师呢?我不收徒弟!你们跟哪个人学过武功?”那老僧道:“老衲是少林寺澄心,忝掌达摩院,那里十七位师弟,都是少林寺达摩院的同侣。”

胖头陀“啊”的一声,缓缓将韦小宝放了下去,说道:“原来少林寺达摩院的祖师通统到了。你们不是想拜我为师的。我一个人可打你们不过。”澄心合十道:“大家无冤无仇,都是伊斯兰教一面,怎地说到个‘打’字?‘罗汉’是伊斯兰教中圣人,我辈村夫俗子,如何敢当此称呼?武林中朋友胡乱以此尊称,殊不敢当。辽东胖瘦二尊者,神功无敌,大家平昔慕名,前几天有缘拜见,实是大幸。”说到那边,其余十七名僧人一齐合十行礼。

胖头陀躬身还礼,还没挺直身子,便问:“你们到恒山来,有哪些事?”

澄心指着韦小宝道:“那位小施主,跟大家少林寺颇有些渊源,求大师高抬贵手,放了她下山。”胖头陀略一犹豫,眼见对方兵多将广,又知少林十八罗汉无不武功惊人,单打独斗是毫不在乎,他十八人齐上就应付不了,便道:“好,看在济颠面上,就放了她。”说着俯身在韦小宝腹上揉了几下,解开了她的穴位。

韦小宝一站起,便伸出右掌,说道:“那部经书,是这十八罗汉的情人交给我的,命我送去……送去少林寺,交给住持方丈,你还给本人罢?”胖头陀怒道:“甚么?那经书跟少林寺有啥相干?”韦小宝大声道:“你夺了我的典籍,那是老和尚叫自己去付出人的,非同寻常,快快还来!”

胖头陀道:“风马不接!”转身便向南方山坡下纵去。三名少林僧飞身而起,伸手往她臂上抓去。胖头陀不敢和众僧相斗,侧身避开了三僧的抓掌,他身形奇高,行动却是轻巧无比。少林三僧这一抓都是少林武功的极其,竟然没碰到他衣着。但胖头陀这么慢得仓卒之际,已有四名少林僧拦在她身后,八掌交错,挡住了他去路。

胖头陀鼓气大喝,双掌一招“五丁开山”推出,乘着那股威猛之极的势道,回头向西,疾冲而前。四名少林僧同时出掌,分击左右。胖头陀双掌掌力和四僧相接,只觉左方击来掌力甚是刚硬,右方二僧掌力中却包罗绵绵柔劲,不由得心中一惊,双掌运力,将对方掌力卸去,便在那时候,背后又有四只手抓将卷土重来。

胖头陀一瞥之间,见到左边又有二僧挥拳击到,当即双足一点,向上跃起,但见背后三僧伸出的手心各各差异,分具“龙爪”“虎爪”“鹰爪”三形,心下立刻怯了,大袖急转,卷起一股旋风,左足落地,右手已将韦小宝抓起,叫道:“要他死,仍旧要她活?”

十八少林僧或进或退,结成多个圆圈,分两层团团将他围住。澄心说道:“那位小施主那部经书,干系紧要,请大师施还,结个善缘。大家感激不尽。”胖头陀右手将韦小宝高高提起,左掌按在她天灵盖上,大踏步往东便走。

那时势甚是鲜明,借使少林僧入手阻拦,他左掌微一用力,韦小宝立刻头盖破裂。挡住南方的几名少林僧略一犹豫,念声“阿弥陀佛”,只得让开。胖头陀提着韦小宝往东疾行,越走越快。少林寺祖师进行轻功,紧紧跟随。

那会儿双儿被封闭的穴位已得少林僧解开,眼见韦小宝被擒,心下惊惶,提气急追。她拳脚功夫因得高人灌输,颇为了得,可是毕竟年幼,内力修为和十八少林僧相差极远,加上身矮步短,只赶出些许里,已远远落后,她心中一急,便哭了出来,一面哭,一面仍是急奔。眼见胖头陀手中提了一人,奔势丝毫不缓,少林僧竟然赶他不上。

再奔得一会,胖头陀提着韦小宝,往南方的一座山顶疾驰而上。十八少林僧排成一线,自后紧追。双儿奔到峰脚,已是气短吁吁,仰头见山峰甚高,心想那恶头陀将娃他爸捉到深山顶上,万一失足,摔将下来,恶头陀未必会摔死,娃他爸哪儿还有命?正惶急间,忽听得隆隆响声,一块块大石从山路上滚了下去,十八少林僧左纵右跃,不住闪避。原来胖头陀上峰之时,不断踢动路边岩石,滚下阻敌。十八少林僧怎能让岩石砸伤?但是跟他距离,却尤其远了。澄光方丈和皇甫阁出手时心里受伤,内力有损,又落在十七僧随后。

双儿提气上峰,叫道:“方丈大师,方丈大师!”澄光回过头来,站定了等他,见他奔得上气不接下气,神色慌张,安慰她道:“别怕!他不会害你公子的。”怕她急奔受伤,拉住她手,缓缓上山。双儿心中稍慰,问道:“方丈,他……他会不会危机郎君?”澄光道:“不会的。”他话是如此说,然则眼见胖头陀如此严酷,又怎能看清?

那深山是齐云山的南台,幸好山道曲折,转了多少个弯,胖头陀踢下的石头便已砸不到人了。待得双儿随着澄光走上南台顶,只见十七名少林僧团团围住了一座古庙,胖头陀和韦小宝自然是在庙内。

双儿直冲进殿,只见胖头陀站在大雄宝殿滴水檐口,右手仍是抓着韦小宝。双儿扑将过去,叫道:“丈夫,恶和尚没伤了你吧?”韦小宝道:“你别急,他不敢伤我的。”胖头陀怒道:“我干什么不敢伤你?”韦小宝笑道:“你如动了本人一根寒毛,少林十八罗汉捉住了您,将您回复原状,再变成又矮又胖,那你可糟了。”

胖头陀脸色大变,颤声道:“什么回复原状?你……你……怎么知道?”

实际上韦小宝一窍不通,只见他身形奇高极瘦,名字却叫做“胖头陀”,随口乱说,不料误打误撞,竟就好像说中了他的隐忧。韦小宝鉴貌辨色,听她话音中蕴含惊惧之情,当即嘿嘿冷笑,道:“我自然知道。”胖头陀道:“谅他们也没那本事。”突然之间,胖头陀右足飞出,砰的一声巨响,将阶前一个石鼓踢了四起,直撞上照壁,石屑纷飞,问双儿道:“你来作什么?活得不耐烦了?”双儿道:“我跟老公生死相许,你如伤了她半分,我跟你尽量。”胖头陀怒道:“他妈的,那小鬼头有何好?你那女娃娃倒对她有情有义?”双儿脸上一红,答不出去,道:“相公是好人,你是禽兽。”只听得外面十八名少林僧齐声口宣佛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胖尊者,请您把小施主放了,将经典还了她罢!你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强悍好汉,为难一个小朋友,岂不贻笑天下?”

胖头陀怒吼:“你们再啰唆不停,老子可要不客气了。我们一拍两散,老子杀了那小孩儿,毁了经典,瞧你们有怎么着艺术。”

澄心道:“胖尊者,你要什么才肯放人还经?”胖头陀道:“放人倒也足以,经书可无论怎样不可能交还。”寺外众僧寂静无声。

胖头陀四顾殿中状态,筹思脱身之计。突然间灰影闪动,十八名少林僧窜进殿来。五名少林僧贴着左壁绕到他身后,五名少林僧沿右壁绕到他身后,霎时之间,又成包围之势。

………

窗前,冷子雁正望着诗词,一不留神,外面大雨竟飘进了房间,将冷子雁的书打湿了一页,冷子雁那才注意到下雨了,疾速将书籍收了起来,晾在了一头

他走到窗前,本想关上窗户,却见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墙边的毛竹依稀能辨,房檐上滴答滴答的流下水流来,像帘子一般搭在了窗前,再加上雨水在水面上打起的水花,让院子里的山山水水有点虚幻了,像仙境一般

在某个瞬间,冷子雁似乎看到了一张笑脸出现在庭院中,那是一个差不离十来岁的小妞,梳着垂鬓髻,一身蓝色的流仙裙,圆圆的脸上冻得火红,像是刚从风雨中回到一样,但他身上却绝非一丁点的夏至,一双秋水般的眸子,静静的瞧着冷子雁看,假如您细看的话,那女生的肉眼中带着三分笑意,暖人心脾。

“公子,该吃饭了,小姐让自家来叫您!”

冷子雁被那出人意料的话打断了思路,不禁说了句:

“如果小满还活着,现在必定出落成一个翩翩的小姐了。”

“公子说什么样?”

“没什么。”

那丫鬟偷偷笑了一声,好像听清了冷子雁的话,又象是从没听清。

“公子不用如此愁眉不展,老爷说了,后天不会有雨的!”

后天是她和小云订婚的日子。

冷子雁心想:那丫鬟哪个地方知道,让自家愁心的事不是那窗外的雨,而是远方的人呀。他是十一岁这年来到杨府,到现行一度整整十个年头了,而在那十年里他从不一天不在找寻当年和和气走失的楚暮雪。

在他们小的时候,冷子雁和楚暮雪四人的生父都在清廷为官,两家涉及又极为不利,便给他和楚暮雪定了娃娃亲

但好景不长,他们五个人的四叔因为触怒了当朝的显要,被罗织罪名,最终竟然落得诛九族的罪行,父母被上了断头台。他们多人是在仆人的保安下才逃了出来的,结果半路走散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对方的音讯了。

新兴冷子雁辗转到了杨碧云家,冷子雁的阿爸对杨家有过救命之恩,得知冷子雁落难了,杨碧云的大爷杨振二话不说就将冷子雁留在了家庭,还派人无处去找楚暮雪的下降。但奈何七年过去了,一向未曾音信。

明日她和杨碧云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杨振心中钟意冷子雁,又见多少人很合得来,就完全想将协调的幼女嫁给旧友之子。

“公子难道不是在为露天的雨发愁?”那丫鬟像是看透了冷子雁的心绪似的。

现阶段那桩婚事冷子雁答应的稀里纷繁扬扬,他是碍于杨小叔的颜面不好一口回绝,本想先拖着,看事态再说,没想到一来二去如故将请帖都发了出来,订亲指日可待,冷子雁早就打鼓了。

离订亲的光景越近,冷子雁越是不由自主回首楚暮雪,想起回忆中国和北美洲常十岁女孩的一举一动。他忘不了楚暮雪,在她还不知晓怎么着是夫妇的时候,就早已了然就早已认可了她的老婆是楚暮雪,而越长越大他越亮堂自己内心再也不会放下其他一个人了,除了楚暮雪。

“公子!公子!”

那丫鬟又四次打断了冷子雁的笔触,冷子雁心中稍加生气了,刚想责备她两句,却见那丫鬟明眸如月,像极了他纪念中楚暮雪的眼神,就不由自主问她:“姑娘叫什么?

“啊?”那丫鬟怔了怔,像是没有听清一样。

冷子雁才觉获得如此问不妥,所以改口问:“我没在杨府见过您,想必你是新来的?”

“我是明日才到的杨府,所以公子肯定没见过我,我单字一个‘双’字,公子不介意的话可以叫自己双儿。”

“哦,哪个双字?”

“就是‘天山暮雪双飞客’的双字。”

“一个双字还让你说的如此有诗意,你家是书香门第吧?”

“勉强算是吧。”

“那您为什么来做丫鬟了?”

“家里给我安顿了一门亲事,我不乐意,就和好跑了出来,不想到了那边没了钱,只能做几天工,好不饥饿。”说这话时双儿并从未气馁,反而平素带着笑意,像是在说外人的事情,还补充说:“我卖的是活契,曾几何时想走就能走。”

“那你现在的境地也不算好!”

“什么人说的,假如不可能和欣赏的人在一块儿,我情愿做一辈子的公仆,也不会随便找个人将就。”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冷子雁没悟出一个细微的丫鬟对爱情都那样执着,相比较之下,对于爱情的话,他协调才是一个仆人,卑躬屈膝于自己所谓的面子之下,或许对协调和杨碧云的婚姻,他打一始发就相应不假思索拒绝的。

“公子!该去用餐了,都那样长日子了,小姐又要恼我了!”

冷子雁应了一声,随双儿出了屋子。

(2)京城再遇

其次日早晨,微凉的晨曦照亮了远方的路。

冷子雁借着那晨光,踏上了开往北京的路。他透过一夜晚的思索,决定拒绝杨家的婚事,自己一个人北上去探寻当年和团结走失的楚暮雪。

冷子雁留了一纸书信给杨碧云,心中想着:碧云倘若看出自己信,应该不会指责自己吗。

冷子雁哪儿知道,杨碧云看了他的信,那时正忙着随处寻找她吗。杨振就算喜欢冷子雁,但切忌在人世上的面子,也愿意急迅把冷子雁找回来,他明天倒是有些后悔那桩婚事了。

而是两日时间,冷子雁就到了巴黎,这些他一别十年的地点。他心神不免有些感慨,如果没有当场那件工作,他前几日应当还在此地当面她的小少爷,还有可能早就和楚暮雪结了婚,或许已经有了亲骨血。

唯独现在吧,他以一个失掉工作游民的身份来到此处,寻找与她失散多年的未婚妻,老天好像跟她开了个玩笑,又好像是认真的,让她不明白自己该何去何从。他竟然不知道如若找到了楚暮雪,他该用怎么着的地点来面对他,未婚夫?照旧过去好友?万一他一度成家了啊?那么些他都没有想好。

冷子雁走过一片热闹的市场,找了个旅馆,点了几个菜,歇了一晃脚。他不知道新加坡还有如此热闹的地点,只记得儿时出了沈府就是楚府,就那两家院子就够他和楚暮雪三人玩上三五年的。

她觉得京城相应不想她们的居室那般安静,但也不该像那里一样轰然,或许应当折中时而。但实际是沸腾和平静就那样相对却又同时设有着,似乎善良和张牙舞爪一样相持又同时存在着,而且离得这么近,甚至同一个人都有善良的时候和邪恶的时候。

冷子雁正出着神,不精通如什么日期候一个丫鬟书生坐到了她对面。冷子雁本就一个人,见那书生也是一个人,就没说如何话。

出了半天神,冷子雁端起了酒杯。刚要饮酒,一只青葱玉手突兀的伸出来遮掩了酒杯。冷子雁有些不喜上眉梢,转脸看到了一个妇人。正是双儿,她穿着一袭浅红的流仙裙,看上去美极了,竟像一个赏心悦目一般,安静的立在冷子雁身边。

双儿一双秋水般的眸子静静的望着对面的莘莘学子,脸上不怒自威。

“公子,那酒有毒,无法喝!”双儿是在对冷子雁说话,但眼睛仍旧冷冷的看着那书生。

“雪儿,我就精晓你会来的,跟我回到啊!”这书生一见到双儿,心情舒畅的跳了起来,伸手就去拉双儿的手。

双儿用另一只手左右一挥,轻轻一格,将那书生的手推开了。冷子雁是习武之人,他能看出来,那书生的好像只是随意的一请求,用的却是极为厉害的小擒拿手,而双儿这一格,冷子雁看不出是什么样功夫,但能将那书生的小擒拿手这么随便地推开,自然也差不到哪个地方去。

“雪儿,你那是如何功夫?”这书生一脸愕然,也不敢在有怎么样其余的动作。

“你管的也太多了点呢!公子,大家走!”后半句话自然是与冷子雁说的。双儿说完,拉起冷子雁就往外走。

“雪儿,你偷学别派武功,让大师傅知道了你会遇难的!”几个人只听到书生远远的喊了如此一声,就走出了酒楼。

出了酒楼,又走了一段,双儿松手了手,低头不好意思的跟冷子雁说了声“刚才对不起了。”

“没什么,可是,刚才怎么回事?这个书生……”

“他可不是什么书生,顶多就是个无赖无赖!”双儿不等冷子雁说完,就打断了她。

“你们好像很熟?”

“他老缠着自己!”

冷子雁笑笑,双儿见了也随之笑。

“我听他刚刚叫您雪儿,你不是叫……”

冷子雁那句话还没说完,他们就被多少个和尚拦住了去路。

双儿倒是非常的谦虚谨慎,双手合十施了一礼:“不知两位高僧为啥在此?”

“在下少林寺戒律堂戒嗔。”“戒痴。”

“见过两位高僧。”

“请姑娘将少林寺的典籍归还。”

“什么经书?我不掌握你们在说什么样?”

“姑娘何必装糊涂吧,目前少林寺丢失的两本经书难道不是孙女所为?”

“我多年来未曾去过少林寺,再说你们怎么领会经书在自家手上。”

“那请问姑娘刚刚用的只是少林寺不外传的左右穿花手。”

“那倒是,不过那与经典无关!”

“姑娘照旧快些把经书拿出来,大家可以回方丈这里交差。”

那句话可把双儿惹火了,她最烦的就是客人平白诋毁自己。

“我敬你们是少林寺的僧侣,可你们却那样大言不惭,我并不驾驭经书在哪儿,还请你们让路。”

“既然施主不愿交出经书,那大家就得罪了。”

戒嗔戒痴认定了双儿是偷经书的人,见她不愿交出来,五个人联手伸手向双儿的双肩按去。冷子雁知道那是少林寺的大摔碑手,怕双儿双手难敌四掌,就迈入去接。

还没等冷子雁赶过来,戒嗔戒痴就被双儿一掌推倒在了路边。

“我那散花掌可不是一两年能练成的,我就算用的是少林功夫,但并非是偷来的。”见戒嗔戒痴一时起不来,双儿从一旁的马厩牵出两匹马,将银两给了马夫,同冷子雁五个人纵马出了城。

(3)追雁南下

出城又走了很远,双儿一勒马缰,多个人停了下去。冷子雁刚想问双儿是如什么人,突然听到一道清脆的声响。双儿疾速跳下马去捡,那是一块玉石,只可是被摔碎了。

“那玉佩!”冷子雁一眼就认出了那块玉佩,只因为自己随身带着的那块凤佩和双儿手中碎了的龙佩正好是有些,那是她们在十岁定亲时两家为他们俩定制的,而且当时说好的,龙佩让楚暮雪拿着,凤佩则由冷子雁拿着,等到四个人结合时再沟通玉佩,但后来各样。冷子雁一贯将那玉佩戴在身上,到现在他才晓得楚暮雪也是一模一样。

夕阳余辉,打在了双儿脸上,她向来低着头摸初始中的玉石,良久,竟然落下了一滴眼泪,打在了玉石之上。她准备将五个七零八落拼到一起,但一失手就又碎开了。

“三个月前我通晓了您在杨府,就在本人和师兄的婚礼上逃了出去,一路到了山东来找你。可自己到的时候,杨府的人正在送请柬,那时候我才晓得你就要和杨大姨子订婚了,我是由衷的为您喜欢,却又舍不得离开,所以才故意卖身进了杨府的,没悟出……”说那话时,双儿有些哽咽,刚才在茶馆里的英姿消失的消散了,好像生怕冷子雁会生她的气,惶恐不安的演讲着。

冷子雁心中百转千回,他其实不领悟怎么着勾勒自己现在的心理,是美滋滋、开心,照旧自责、恼怒,如故都有。他一把将前方的那个丫头拉入怀中,闻着他起来传来的淡然清香,良久才说:“没悟出怎样?我来找你,如故……”

“我本就无形中破坏你和杨四嫂的平生大事,你却如此跑了出去,杨大姐那边你怎么解释?”

塞外传来声声呼唤,冷子雁听出来是光天化日非凡书生在寻找楚暮雪。

“是本身师兄刘辞文,公子,咱们赶紧走呢,我不想见她。”

“你还叫自己公子?”

“子雁!”楚暮雪梨花带雨的笑了笑,竟多出多个酒窝,甚是可爱。

又走出了一段距离,两个人共谋着要去哪儿。冷子雁提出让楚暮雪随自己回湖南,把这件工作解释一下,顺便将他和杨碧云的喜事废除了,那样一来,所有的业务就都解决了。只是冷子雁没悟出楚暮雪会断然拒绝,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楚暮雪何尝不想去杨府将那件工作说领会,但前两年他跟师父去吉林的旅途遭逢一个中年大汉的猥亵,一怒之下废了那人的双腿。后来楚暮雪才精通,那中年大汉是杨振的结拜兄弟。即使冷子雁不精通那件业务,她清楚杨振对团结是恨到骨头里去。楚暮雪很庆幸杨振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体统,不然她也就没办法用双儿的名字进入杨府了。

一声雁鸣划破天际,远处夕阳映着群山,一行大雁自北向北飞去,打破了宁静的彩云。

“大家跟着大雁走什么样?让它们来控制我们去何地!”楚暮雪看着那群南飞的大雁。

“啊?”冷子雁没悟出楚暮雪如故像时辰候同样想起一出是一出,他也抬头望向那群飞雁,会心一笑,说:“好哎!”

楚暮雪马鞭一扬,策马跟着天上的飞雁向南奔去,冷子雁也策马跟了上来。

晚年映着远山,雁影划破夕阳,在有生之年雁影之下,几人两骑在盛大的坝子上飞驰。冷子雁询问楚暮雪那几个年都在何地?经历了怎么着?楚暮雪告诉冷子雁,那年他俩分开之后,跟着他的那个仆人为了尊敬她丢了生命。她没悟出自己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在投机都爱护不断的景色下,竟然阴差阳错之下救了少林寺的整洁大师,当时清洁已经身受迫害。净空在垂危转机将一身本领传给了楚暮雪,并让他将协调追回的经书送回少林寺。

在干净圆寂之后,楚暮雪独自上少林将经典送回,少林寺不收女徒弟,就在他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撞上了金针爱妻。金针妻子看上了楚暮雪的禀赋,硬是将他收下做了徒弟。那么些年来,楚暮雪从来跟着金针内人学习本领,很少出来行走,所以才招致冷子雁平昔没有楚暮雪的音讯。

“我明白您的音信的时候,师父已经答应师兄让我嫁给他,尽管自己直接不容许。师父和师兄都不明白我有少林寺的功力,自然也不防患我能逃出来,所以自己在新婚之夜……”

    (4)相约天山

异域,一缕曙光划破了地平线。两个人随后大雁一路南下,那中间走走停停,说说笑笑倒也不显得落寞。他们久别重逢,牵挂之情溢于言表,尊崇之意简而言之。

等天色大亮了,向别人一打听才精通已经到了卡尔加里。锦城宋院一向与杨振交好,冷子雁与宋院小妹弟自小就熟练,这一次误打误撞到了西雅图,自然免不了去拜访一下。

楚暮雪很早之前就理解锦城宋院的表姐宋玥,听说过不少宋玥的侠义之举,格外心仪,自然就承诺和冷子雁一同前往宋院。

他俩买了东西就前往宋院,还没到就映入眼帘那里挂满了白缟,进了院子更是看到所有人都是素衣白稿。迎面相逢宋玥,这才理解宋玥的表弟前些日子被人行凶,那两日尸体才带回来,那才紧着发丧。

看来冷子雁的到来,宋玥卓殊惊奇:“我派去福建报丧的人前日才走,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冷子雁飞快解释了来龙去脉,还向宋玥介绍了楚暮雪。宋玥有些错愕:“红雪银针是你?”楚暮雪点点头。

“阎老二的事我抱有耳闻,你出手太没轻没重了。”

楚暮雪一边惊叹于宋玥已经清楚了那件工作,一边庆幸宋玥并不曾责备她的意思,越多的要么教育的口气。

“我当时太生气了,还望表妹见谅!”

作为一个观者,宋玥没有原谅不宽容一说,也不偏向哪个人。阎老二本就好色,受不难苦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冷楚之间的事体,宋玥自然是领略的,她见楚暮雪乖巧懂事,又卓绝,真心为冷子雁快意。

那下冷子雁知道了楚暮雪不甘于去杨府的案由。即便楚暮雪有窘迫的地方,但到底错不在她,事情已经那样了,冷子雁心中向着楚暮雪,想着暂时不回杨府也好,免得两边狼狈,也恰恰可以同楚暮雪游历一下大好河山,已毕儿时的预订。但自己出来那样长日子,杨振不免会担心,冷子雁便想着有时光写封信回去,把业务说知道。

宋玥的堂弟宋毅那时从后堂出来了,他一见到楚暮雪骤然变了脸色,有些惧怕,又满脸愤怒的对宋玥说:“姐,那就是杀堂弟的杀手!”

“她偷了少林寺的经书,被我和哥哥撞见,我们自然想拦截她,无奈我们本事不到家,给宋院丢脸事小,可怜三弟他……”宋毅一句接一句,完全不给楚暮雪辩解的火候。

楚暮雪当然想解释一下,说出当年宋毅和她堂哥杀害净空一事,但见宋毅不仅不给他解释的机会,还贼喊捉贼,不由得怒火中烧。

“你表弟是本人杀的,不仅如此,今日自家还要取你的性命。”

长姐如母,宋玥本来挺喜欢楚暮雪,但听见楚暮雪认可杀了自己小叔子,还公开自己的面说要杀自己的大哥,一时怒上心头,挺身挡住了楚暮雪。

多人成绩相大概,但相较之下,宋玥毕竟年长,稍压楚暮雪一筹。

冷子雁见前来吊唁的人中不乏有江湖豪杰,知道周旋久了对楚暮雪不利,便上前挡住了宋玥。

“夏至,你快走,不然就走持续了!”

楚暮雪转身要走,但又放不下冷子雁一人,想要回身替下他。

“我留下没事,你可怜,还记得咱们时辰候的预订啊?”

听见那里,楚暮雪心中思绪万千,终于一狠心飞身离开了宋院。宋院上下出了宋玥,没有人是楚暮雪的挑衅者,宋玥被冷子雁缠着,楚暮雪当然很轻松的就离开了。

等楚暮雪走远了,宋玥也停了手,压住了心灵的火气,拦下了谴责冷子雁的人们。

“子雁……”宋玥就说了七个字,但早已满含责备了。

“宋妹妹,那当中肯定有误解!”

“有何误会,我亲眼看见的!”宋毅气得面部通红,大声呵斥冷子雁。

“我相信那中间有误解,我深信不疑立秋!”冷子雁也随便外人怎么说,只自顾自的为楚暮雪辩解。

宋玥牙咬得直响,却没再说一句话,一甩手回了灵堂。

(5)相守天山

是十2月了,天山博格达峰下的天池已然结了冰,放眼望去,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甚为壮观。

天池旁,楚暮雪整理了须臾间行头,迎着寒风独自踏上了天池抓好的冰面上,她孤单的站在那里,回望天地一色。

“千山暮雪,只影向哪个人去!”那句话蓦然间涌上心头,在以前楚暮雪只会相应着说一句:“写的真好!”但方今,她推心置腹的感到到了那种孤寂,这种宽阔宇宙,形只影单的一身,发自内心的寂寞。对于深爱过的人是比过逝更加不便的取舍。

楚暮雪到那边曾经临近半个月了,唯有满山的冰雪作伴,连太阳都变得冷冷清清的了。

塞外,天地交接的地点,一个黑点突兀的产出了,显得极为不协调。楚暮雪看着,看着,突然如花般的笑开了。

那人带着远行者的困顿,风尘仆仆的走到了楚暮雪跟前,用冰凉的手捏了一晃楚暮雪被动的红润的鼻头。楚暮雪动了下鼻子:“好凉!”带着三三两两小女孩的扭捏的感到。

出了冷子雁,恐怕楚暮雪在任哪个人面前都不会有那样姿态吧。

“怎么这么久才到?”

“没你的轻功好,自然慢些!”

“还好你来了,不然我就要去宋大姐那里要人了!”

“对了,宋院那边是怎么回事?”

“怎么,要抓自己回来?”

“当然不是,我觉着那当中有误解。”

“没有误解,宋毅和他小弟就是那儿行窃经书的人,是她们杀害了净化大师,我是为清洁大师报仇呢!”

“那你怎么不表明啊?”

“当时的景况本身解释会有人相信呢?”

“我信!”

“傻瓜,就您信有怎么着用!”

世界辽阔,而那天山当下,就只有冷楚二人,郎情妾意,不正是他俩的二人世界呢?

楚暮雪不愿意离开,冷子雁也决定在那边住下,正好抛开尘世的愤懑。官场也好,江湖也罢,有人的地点就有纷争,而他们俩也不想再去理会这几个了。

山中不知岁月,生活倒也称心满意,多少人有时候去攀登雪山,静候日出,又或者在场当地人的运动,乐在其中。

悠闲的光阴不胜枚举,冷子雁有时候也会考虑杨府的人,但平日想到杨振明明知道楚暮雪还活着,为啥要欺骗自己,还让她和杨碧云订婚。他情难自禁深感温馨一贯尊崇的杨岳父,原来心胸是如此的狭小,明明是友好兄弟的差错,却偏偏放不过楚暮雪。冷子雁又情不自尽想到,若那日背猥亵的不是楚暮雪,而是一个一向不丝毫军功的大姨娘,杨振会不会为卓殊姑娘开口!

冬去春来,那日,六人又一遍爬上了山上。山脚下的小雪已经开端融化,而山顶山如故是永远冰山,没有一丝改变。

山风吹来,仍旧凉飕飕的,冷子雁轻轻地将楚暮雪搂在怀中,楚暮雪也将脸颊贴在了冷子雁胸前。

“子雁,还记得天山看雪的预订是怎么来的吗?”

“当然,当年您本人读到‘千山暮雪,只影向什么人去?’的时候,有感而发,相约来那天山看雪!”

“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

楚暮雪甜甜一笑,抱得更紧了。

“过了那段时日,我们一并回京给家长上两次香吧?”

楚暮雪之所以那样说,一来是他的确想给家长上一遍香,二来她清楚冷子雁即便嘴上不说,但心里仍然想回一趟杨府的,毕竟他受了杨振七年的拉扯之恩,怎么能说抛开就甩掉呢。

(6)生离死别

春末时段,冷子雁和楚暮雪收拾好东西,下了天山,往首都赶去,等他们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八月时分。

皇子脚下,繁华仍然,却已人去楼空。在城郊二三里,一处相比较隐蔽的地点,立着多少个不大石碑。

他们的父四姨不仅死得冤枉,就连像样的坟茔都没有,若不是当下杨振帮助,现在他俩老人家的遗体恐怕早已没有在荒郊野外了。

不时想到这么些,冷子雁就气得浑身发抖,咬着牙说:“父母的仇该怎么报呢?”

“放下吧,父母一定不愿意大家活在仇恨里。”话即使如此说着,楚暮雪心中怎么愁肠吗。

他们家的事情只是是投入宦海的几粒石子,甚至连一点波浪都激不起来。

“既然已经到此处了,大家不妨去一趟山东的杨府吧。”

尽管是楚暮雪提议的去杨府,但到了黑龙江,她照旧控制不进入了,在外侧找了个饭馆等冷子雁。冷子雁心中挂念杨家父女,又糟糕勉强楚暮雪,只可以自己回杨府。只不过让她没悟出的是,他们再见面时竟成了生离死别了。

自然冷子雁想着不管杨振多么不心旷神怡,他都要把自己和楚暮雪的业务说掌握,然后再告辞离去。但没悟出是杨振不仅没有责怪他,反而格外高喜笑颜开兴,不仅为她大摆筵席,还不住地惋惜楚暮雪为啥一向不来,硬是要留冷子雁住几天再走。

杨振和楚暮雪之间的仇恨,不可以说不共戴天呢,但也不是说解决就能缓解的。杨府上下这种差异倒是让冷子雁感觉他们有啥样工作瞒着友好。

那种感觉让冷子雁无法心安理得睡觉,那天夜里她感到杨府十分的安静。杨振是习武之人,杨府自然少不了一些人间朋友,平常里热闹非凡,倒也罢了。前日如此安静,冷子雁知道迟早出事了。

迎面撞上了杨碧云,几番盘问,冷子雁才晓得杨振这么些生活来平素企图着怎么着追杀楚暮雪,还暗中集合了各路豪杰,包含锦城宋院在内。

杨四叔终究如故无法为那无辜的阿姨娘开口,冷子雁心中想到。

让楚暮雪想不到的是,杨振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光里,召集这么两人,自己师父师兄,还有锦城宋院,还有少林寺的僧侣。她冷笑着,不晓得自己依然在无意中埋下了那样多仇家。

但最让他想不到的是,冷子雁会跑过来帮她挡下致命一击。

他抱着倒在血泊中的冷子雁,哭的梨花带雨。冷子雁努力的睁开眼睛,扬起口角笑了笑:“是自我不佳,你哭什么?”

冷子雁很满足,他毕竟能放下一切和雪儿在共同了,想着他就用带着血的双手捏了一晃楚暮雪的鼻子。

“你别动,我带着你,我们一起回天山!”楚暮雪不禁嗤鼻一笑,却泪如泉涌。

“老衲来晚了!”少林寺的方丈净心就跟在冷子雁之后到了,他说着走到了人人中间。

净心向宋玥说了精神,当年为了选上住持,所以对七年前少林寺不见经书以及自己师弟净空在追回经书的进度中受到宋毅宋远的妨害,不幸圆寂的政工隐瞒了。宋玥那才掌握自己被仇恨蒙了双眼,但近年来说哪些也晚了。

楚暮雪再也没说一句话,扶着爱戴伤的冷子雁径自向国外去了……

稍许个晚秋的时候,楚暮雪一个人站在盛大的坝子之上,仰望大雁北归,而那时雪已迟暮,草长莺飞。

无意读到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的时候,很有感触,更加是“千山暮雪,只影向何人去”那两句,我见状了孩子主人公之间的生死之恋,看到了主人公失去爱侣之后站在天山上的那种寂寥之感。但写到后来,竟然不忍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撤离,又想到汤显祖在《牡丹亭题词》中写道:“情之所至,生可以死,死可以复生,生不能够死,死不可以生者,皆非情之至也。”也倍情感之所至,生死已然看淡了,生离死别反而糟糕所以最终只写了楚暮雪扶着的冷子雁离开。

甲辰岁,赴试并州,道逢捕雁者云:“后天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可能去,径自投于地而死。”予因买之,葬汾水之上,累石为识,号曰雁丘。——《雁丘记序》元好问

出版间,情为什么物,

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

老翅三次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

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高层云,

千山暮雪,只影向何人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

荒烟仍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

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

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待留骚人,

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摸鱼儿·雁丘词》元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