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翁遗命昔言入京,那一折  写的只是你与小编

 
秦大黑河岸,立秋桥畔。时年水陆正兴,渡口繁盛。酒招旗娉娉袅袅,其下有一酒家唤作醉春,楼阁古朴,上有碧瓦飞甍若星辰缀其间,下有妙笔飞白似游龙饰其墙。其主为谭翁,青衫落拓,形容俊美。时正德元年,育有一子谭孟,字昔言。昔言幼痴书卷,好工笔,不念功名念人情,不喜风尘喜戏文。

          《昔言》

 
昔言二十有二,同窗多逐功名,自水路入长安。谭翁亦有意如此,奈何昔言无心,即作罢。言熟读前朝各杂曲,集百余卷残文孤本。尝提笔为文,灯余星辰夜,白蜡染尽时,恰四折一契浑然天成。拟潦倒书生醉遇戏子人鬼殊途之类。言惜字如金,开篇四十有七,字字传神。年逾久,爱之愈深,遂手抄一卷压绣枕之下,同枕同眠同寐。

作词:五子                    作曲/编曲:winky诗 演唱/和声:HITA 
戏腔:王萌    混音:嘉熹

 
彼时秦淮多画舫,各影星青衣素装于当中,咿呀小调萦绕舫间。逾三年,昔言作戏曲频频,常微醺兴起,分付手抄与之。又三年,秦淮水陆更盛,富商绅贾云集,灯红柳绿三巡换盏之际多青衣助兴,其间所唱又以昔言所著居多,绅贾惊其笔势之妙,悦其素衣之美,叹曰“丹青妙曲文,胭红戏风尘”。昔言自此醉心翰墨之中,丑角红妆女孩子来寻曲文,言常欣然赠之。唯枕下之书未动分毫,仍寤寐相拥。

年龄过  立春后  碾入半叠墨

 
恰逢金天碧桂子,十里红水华。昔言泛舟夜揽资水,偶遇一影星自称桃花,视之悠久,若有所思,宛然枕下词中之仙人。遂秉烛夜谈甚欢,不知东方既白。言以枕下书赠之,遂由此卷知名秦淮。苍云白驹匆匆,其与昔言不觉已五载春秋。

听你说  典故中的离与合

 
嘉靖二十三年,淮岸年久失修,河道多变换。寒露桥自此懊恼,谭翁染疾溘逝,醉春楼于昔言后几易其主。谭翁遗命昔言入京,允之。

灯花落  红蜡凝固在卷角那一折

 
野渡无人,轻舟自橫。自小满桥颓丧,秦淮各画舫戏子若树倒狲散,桃花亦嫁作商人妇。枯等二月红火,昔言顺秦淮入江,水陆进京。近团圆节雨夜,言独酌似醉,乎现一女生,似泣似诉。半晌,言危坐正襟,起身,探手枕下,一文不名。昔言喃喃曰“谭孟,谈梦……..”。第①7日,同行人于碧江之心探得昔言,已化芷荷入万古。

那一折  写的不过您与作者

 
逾17日身归立冬桥,众歌唱家闻言,泣之一二,聚之三五,薄葬于山南。立碑铭曰“谭孟字昔言,少揽群书,中著戏文,后家道衰落,醉酒坠江,卒”。石碑左下,无一个人留名。

小暑桥上倦雪残


薄衣题几字两三钱

笔者:混混终日,三15日偶得此梦,故录之。

换到杯酒檐下卧

待画舫归来听  一曲成眠

醉里尝闻君梦自个儿

轻旋条案前  鬼客偏

重拾情感唱俗恋

撞破垂袖边  那轮月

堂鼓声未满

扰你清梦一晌  醒后听笑话

卸妆问铜镜

长调短叹一场  落幕各分流

哪位爱作者真颜值

长街送纸和笔墨

长距离立春浓  陪君宴

一灯如豆陋室简

对酌坐也胜似  玉砌雕栏

学君执笔握

赠小编方寸一张  醒后笑泼墨

笔端幸不言

知自个儿曾摹一笔  描姓画名难

与其说对镜点眉剪

台上台下初遇见

船头船尾顾无言

戏里戏外度毕生

痴情扮作冷酷演

堂鼓声未满

扰你清梦一晌  醒后写戏言

卸妆问铜镜

长调短叹一场  幕落不肯还

学君执笔握

仍是方寸一张  轻收在怀间

笔端幸不言

知自个儿曾摹一笔  落在谭字边

余墨残香独自敛

年龄过  梦里有雾深  看不破

与你说  戏文中的离与合

灯花落  白蜡凝固在卷角那一折

台本合  恍然又过了小雪


原唱链接昔言

说来惭愧,那首歌格外学了一段时间,不过最终唱出来,如故不忍猝闻。所以很有自知之明,用的是原唱链接。有闲混合格斗开听听的情侣有福了——终于得以摆脱掉了本人那不用钱只要命的森海塞尔摧残。

从小就间接很羡慕那个从小就全体歌唱天分的人,也一而再自觉五音不全,有时候就是开口唱了,也会被人家嫌弃啊——那调还是能够跑得更远一些吗?

唯独自打很听了几首古风歌曲今后,真是爱得不要不要的,于是便迎面撞进K歌,有一段日子学得如痴如醉,一发而不可收拾。

有几首居然唱的还像模像样,有的则完全退步,以那首《昔言》为表示——可知努力了也不自然成功。

演唱者和为文者本就大区别,越是有天才的歌者,越唱就越有自信;而那天份愈高的文者,却愈发患难,因为曲高和寡,大概有能够守住寂寞的,终苦毕生;又也许只如嘉月残雪,一蒙受安稳富贵便化了。

谭惜言想来正是唐朝一个失意不羁的舞剧家罢——大暑桥上倦雪残,薄衣题几字两三钱,换到杯酒檐下卧,待画舫归来听一曲成眠。

今人都说戏子残暴——那是因为没有人如昔言一样真正地走进他的心头,一灯如豆陋室简,对酌坐也胜似玉砌雕栏,看客们都为那戏中人物的聚散离合或喜或悲,如醉如痴,但是有何人真的精晓她的心目——哪些爱笔者真相貌?想必只是其一谭昔言吧,与三个歌唱家倾心相恋。

当最终所爱之人早已不在,无数11次翻到那一折,有烛泪的印记,就似冥冥之中早就决定了结果——只剩余那戏子壹位,幕启幕落,寂寞地轻旋吟唱,近来却只是那如烟的往来。(无戒365巅峰挑衅日更营第8十四日)